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玄狐异世 > 第五章 君心生疑

第五章 君心生疑

秦都,一派繁华景致。正是初秋时节,风清气爽,长空如洗,不时有鸟儿唧啁着飞过人们的头顶。市井繁忙,贩夫走卒们各自忙着自己的营生,各种叫卖声,小孩的嬉戏声,车鸣马嘶交织在一起好不热闹,这是秦都普通的一天,和往常并无二致,远处的太长山静谧沉静,隐隐可见。太长山乃是天白山余脉,离秦都八十里距离,早年间灵虚道人曾在山上观中修炼,后羽化飞升,自此观中香火鼎盛,秦帝钦赐“悟道仙尊”匾额悬于大殿,当朝玉虚国师早年间即在太长山中修炼,后感于乱世苍生黎民如草芥,加之秦帝数派人入山相请,才决意放弃个人成仙证道,再入凡尘。

秦帝命人在宫中专门建立玉泉殿,一切按照国师吩咐,选数道童侍奉,平日殿门紧锁与外隔绝,只有每年春节才专门行祈福大典,为一众皇子及妃嫔宫人赐符水。

这日,秦帝正在宫中翻阅前线战报,黄门令忽碎步入殿奏报“左武卫李廷安将军有要事求见陛下。”

“传!”秦帝大手一挥。

李廷安建军得谕旨,入殿行跪拜大礼后奏曰:“陛下,近日重锁关前魏军偃旗息鼓,未有争战迹象。”

“这我知道了,我正在看前线奏报。姜弋巡称我军以逸待劳,军威严整,魏军逡巡不敢叩关,只需提高警惕,魏军无隙可乘自会退兵。”秦帝合上战报,继而问道:“可有什么异常状况?”

“回陛下,是有一些蹊跷之事。前日听闻市井小民传言,魏将元临风与姜大帅在关前言谈一番,未有要厮杀的样子,昨日我详询了安插在重锁关军中机枢营眼线对此事的看法,回复说魏帅对姜帅褒扬有佳,姜帅貌似仍对当年姜令夫之死念却不忘,对其所受贬损耿耿于怀,更有与魏人惺惺相惜之态。。”

“够了!”秦帝怒拍桌案,打断了李廷安的奏报。“姜令夫当年之事先帝早有定论,姜弋巡好大的胆量,大敌当前不思退敌之策,却与敌畅谈言欢。”秦帝起身踱步思忖:“我道是战场波澜不惊,原来是我朝有人不思皇恩,专事个人宗族荣辱了,看来是我用错人了,传大柱国来见我。”

约一炷香的工夫,大柱国白葛接秦帝谕旨上朝觐见。

大柱国拜道“老臣拜见陛下。”秦帝忙将白葛扶起,说道:“大柱国,朕早就赐你免礼,为何每每入殿都要行此礼数。”

白葛说:“陛下,君臣之礼不可废。废之,则被奸邪之人无故揣度,离间你我君臣关系。另外,为人君者,需常持天威,自然使心术不正者不敢妄生犯上之心。”

秦帝听后赞道:“柱国为国事殚精竭虑,还时常劝解朕之过失,实乃人中完臣,国之楷模!”

“陛下过誉了,今日急召老臣所为何事啊?”白葛拱手施礼问道。

“无他,皆因北魏大帅元临风将兵数众,临我朝重锁关前而按兵不动已数月,柱国久经沙场,您怎么看?”

“哈哈,原来是此事,依老臣看来,姜弋巡定有妙计退敌,陛下何故伤神。”白葛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“柱国,如是这般即好了!姜弋巡给我的意见就是一个字:拖。可是地强我弱,如久拖一旦国内不稳怕生变故。”秦帝正色道。

白葛略一思忖道:“圣上所言极是,可令姜弋巡主动进击,务必逼元临风退军!”

“只怕是姜弋巡守城有余,进取不足。我意由白辙替换姜弋巡,早日破敌,不知柱国意下如何?”秦帝凑近白葛,面对面询问他。

“万万不可,老臣对犬子疏于调教,虽之前偶有小胜全赖运气,然终归不堪大用,姜元帅久历阵仗,退敌自不在话下。陛下此事不可儿戏啊。”白葛垂头连连摆手。

“好吧,既然如此,容我再考虑考虑,你且退下吧。”“谢陛下!”

白葛走后,秦帝思忖道“大柱国一身公心,其言可表。然姜弋巡着实太让我失望了!”“来人,拿我金牌传令姜弋巡,让他出关与敌接战,北魏乃疲敝之师,破敌正当其时。”

秦帝就是想看看姜弋巡到底怎样对待圣命,如有借口迁延不战,即刻掳夺其兵权,毕竟为人君者,任何时刻还是把将帅对自己的忠心放在首位。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