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牢中的对话

入夜,太傅府内。

殷家的人正在为殷盛煜的凯旋而大肆庆祝。连同伤还没好的殷婷若也下床了。

话说自打几天前殷婷若被夜奕珩下令打了之后,她趴在床上这么久,除了出恭和用膳之外,就没下过床,她还担心自己胖了呢。

不过好在殷夫人已经将月皎兮弄进了青楼,让月皎兮好好的尝尝万人骑的滋味,她知道之后,心里好过多了,解气多了。

晚膳的饭桌之上,殷太傅坐在上首,一左一右是殷夫人和殷盛煜,殷夫人的旁边是殷婷若。

此时的殷盛煜已经换下了身上重重的盔甲,穿上了一件便服。看见饭桌上仅仅只有四个人,没见到月皎兮,开口问道:“咦?兮妹怎么没来?”

记得早上还在街上看见她和杭婧儿一起呢,杭谨轩也就是因为她,才误了面圣的时辰呢。

此话一出,殷禾的面上便添了几分悲伤,“她出走了。”

虽说他也不是很相信月皎兮会走,可是他已经派人找了几天了,就是找不到,若不是月皎兮有心躲着,怎么会找不到?

“什么?可是孩儿今早还看见她了。”虽说一年未见,但他总不至于将月皎兮给认错了吧?

“你在哪里见到她的?”一听到有月皎兮的下落,殷禾有些失态。

“谨轩就是因为兮妹才耽误面圣的啊。”他一直以为月皎兮是从太傅府出来见杭谨轩一面的,没想到她还是在要躲避父亲的寻找的状态下去见杭谨轩的,看来她对杭谨轩的感情还真是深啊!

两人谈话时,一旁的殷夫人面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。怎么可能?她将月皎兮弄进青楼时还特意的交代那个花妈妈,不要对她太好,也不能让她赎身,更不能放她出万花楼一步,这样的条件,自己还倒贴给花妈妈银子了,月皎兮怎么可能出得了万花楼的门呢?

殷婷若也面露诧异,抓了抓殷夫人的手,问她这是怎么回事?

殷夫人会意,摇了摇头。

“父亲,太傅府毕竟人员有限,不如将此事告知皇上,依皇上对兮妹的情意,一定会帮着找的。”殷盛煜提议道。

对于月皎兮这个妹妹,他还是比较喜欢的,甚至有时对自己的那三个妹妹还要好,原因嘛……他也不知道,总之看着她,看着她那双盼顾生辉的眼,他就想对她好,无尽的对她好。

殷禾闻言,认为不妥,“这是我们的家事,若是这般告诉皇上,不太好吧!”

最重要的是,殷婷尧是夜奕珩的妃子,她生性善妒,若是被她知道了,说不定遭殃的又是月皎兮了。

殷盛煜斟酌了片刻,再次开口,“这样吧,明日孩儿便进宫请旨,去大牢看看谨轩,既然之前他见过兮妹,那他或许就知道兮妹在哪里,父亲觉得如何?”

这个主意倒是不错,然而殷夫人和殷婷若就不乐意了,“哥哥,到底是她是你亲妹妹还是我是你亲妹妹啊?你怎么一心就想着她呀?父亲偏心,连你也偏心!”殷婷若重重的将手中的筷子砸在桌上。

“混账东西!”殷禾大手一拍餐桌,站起身来,“你还懂不懂规矩啦!”

殷婷若面色一惧,根本没想到亲生父亲会为了一个外人对自己这么凶,胆怯的坐了下来,眼中的泪不断的往下掉。

“罚你去祠堂斋戒面壁三日!”这处罚算是很轻很轻了,轻到它根本不像是一个处罚。

“爹爹,这可不行啊!三日斋戒,我可做不到!”见殷禾并未理会自己,她急忙将目光投向殷夫人:“娘,你快劝劝爹啊!”

“我意已决,不必再说什么了。”殷禾料定了殷婷若会请殷夫人说情,于是急忙开口。

Copyright@2020